您的位置:3d试机号金码今天  »  新聞首頁  »  校園小說  »  同事送我回家
同事送我回家

3d试机号走势图1机1球:同事送我回家

「喂昭哥!你發呆已經很久了嘛!又不唱歌又不喝酒,今晚可是慶祝你榮升主任呀!你怎能這么不賞臉?」一把男聲把我喚回現實,這時我才想起自己正身處在KTV,今晚這個活動是大伙同事慶祝我升遷之喜替我舉辦的,而剛才把我喚回現實的人叫小銘,是我在公司里的豬朋狗友。
  「喔…看來我喝多了就發呆的老毛病又發作了,抱歉?!估鮮鄧?,今晚我的確已經喝了不少,再喝下去我怕明天連床都起不了。
  「知錯就要多喝點啦!來吧昭哥!這杯是大伙伙兒為你特制的!」小銘說罷便把一杯不知名的雞尾酒遞到我的手上…「我不喝了,明天還要上班呢,我老婆也在家里等我,我想差不多要走了?!刮野涯潛頻莼馗∶?。
  「你干嗎這樣掃興啊昭哥!大家正樂在頭上你卻說要走了?你至小也干了這杯才走已不遲??!」這時另一個同事也開口了,這人名叫小滔,是個加入公司不久的年輕人,他和小銘兩人都是出了名的好色之徒,兩人經常結伴去尋花問柳。
  「唉…好吧…既然大家賞臉,小弟先飲為敬?!刮宜低甌鬩豢諂涯潛ξ簿埔灰?,哇他媽的…這班家伙到底是用什么鬼東西調出這杯雞尾酒的?味道竟可以古怪成這樣…「好,不愧是昭哥!夠爽快!接下來請昭哥為我們高歌一曲吧!」在小銘的煽動下全部人一起歡呼起來,看來我不敷衍一下唱首歌的話我是不用指望回家的了,無奈之下我只有用平庸的嗓子獻丑唱了一曲。
  「好啦,我真的要走了,今晚非常感謝大家賞臉,明天上班再見吧!」獻唱一曲后我便立即向眾人告別,我知道小姿還在家等我回來,我可不想要她等我太久,雖然這班家伙還吵嚷著不讓我離去,但我還是逕自往房間的門口走去。
  可是我才一離開房門口,視野竟然模糊起來,然后感到整個世界都在天旋地轉,我一個站不穩,整個人便跪倒在地上…媽的…喝了太多啤酒真不應該再混其他酒喝的…現在醉意一并爆發了…「昭哥?昭哥你沒事吧?」
  我的意識漸漸模糊,只能依稀認出這是小銘的聲音。
  「都怪小銘你弄了那杯古怪的雞尾酒給昭哥喝了!你看把昭哥弄成這副模樣了!你自己說該怎么辦?」這聲音的主人似乎是小滔。
  「你以為你自己沒有份玩嗎?你這渾蛋別呆著,快點幫忙跟我一起送昭哥回家吧!」然后小銘和小滔二人便分別在左右兩邊把我架起,這時我幾乎已經失去意識了,我只記得我一直被他們架著然后來到街上,然后他們把我推上了一架的士,之后我便睡著了。
  到我再恢復點意識時,我發現自己已經回到家門口,但依舊被小銘小滔二人左右架著我的身體,而小銘正在相當焦急的在按門鈴,看來他們兩人也花了很大的勁才把我送回家里。
  但這時我猛然想起一件極之可怕的事情…老婆你千萬不要就這樣隨隨便便的開門啊…我知道你一定穿得極度性感的等我回來…這是近來我們夫妻之間的一個新情趣,但是今晚不行啊…門外可不是只有我一個…可惜半昏迷狀態下的我只能在心底吶喊這些話…下一瞬間,門便打開了…天啊…真的就像我想的那樣…只見笑意盈盈的小姿把門打開…但她的笑容立刻消失了…然后取而代之的是一臉驚愕…接下來的兩秒全世界仿佛陷入一片靜寂,視野朦朧的我也隱約看到小銘小滔兩人那目瞪口呆的表情…天啊…我的老婆全被這兩人看光光了!只見光著腳丫披著一頭烏黑濕潤秀發的小姿…身上僅僅穿著一件半透明的白色輕紗睡衣…而里面是真空的…所以小姿那雙36D的渾圓大奶…還有上面那兩顆粉褐色櫻桃都若隱若現的暴露在兩個陌生男人面前…更要命的是小姿下身那片薄紗同樣掩蓋不住她那片神秘的黑色倒三角洲…原本只屬于我的美麗風景在這一瞬間被這兩個家伙肆意飽覧了…當然這個尷尬的情景維持不了兩秒鐘,小姿便「呀!」的驚呼了一聲并且立刻把門重新關上,過了良久穿回正常衣服的小姿才再把大門打開讓小銘小滔兩人把我扶進家里來。
  「不好意思…剛才實在是太失禮了…要勞煩你們兩位把這臭酒鬼送回來真是抱歉,把這家伙放到沙發上就行了,謝謝你們?!孤懲ê斕男∽吮咚當甙焉撤⑸系腦游鍇蹇?,然后小銘二人小心翼翼的讓我躺在沙發上。
  「嫂子你別客氣,我們平時在公司受了昭哥不少關照,現在把他送回來只是舉手之勞而已,嫂子你不必放在心上?!剮∶淙換八檔牡錳?,但仍難掩臉上的尷尬之情。
  「什么嘛!小銘你怎么說的自己像救星一樣??!明明就是你弄的那杯古怪雞尾酒才把昭哥灌醉的!現在卻在嫂子面前邀功你還真的厚臉皮呢!」鬼精靈的小滔把小銘嗆得一臉不快。
  「難道你這混蛋沒有份玩?剛才在KTV你也…」「我想兩位還是不要吵了,大伙兒出來玩喝個酒有什么稀奇呢?我也知道我老公酒量平平,他自己醉倒又怎可以算到你們頭上呢?況且你們把他送回來已經足夠了。喔對了,我去給你們弄點熱茶,你們喝完才走吧!」小姿說罷便往廚房走去。
  「喂小銘,真是百聞不如一見,原來昭哥的老婆真的如傳聞所說那么漂亮,身材還要這么辣,假如我有個跟她一樣正點的老婆,我真是短命十年也愿意??!」小滔把聲線壓得低低的,生怕給小姿聽到,但他料不到我還有一絲神智,把他的話聽得一清二楚。
  「你這色鬼別動什么歪腦筋!人家可是你上司的老婆??!」小銘以同樣低的聲線告誡小滔。
  「哼!我是色鬼那你又是什么?你別給我裝正人君子,剛才你在門口還不是死死的盯著人家那對大奶子么?」「你…」小銘還想反駁,但這時小姿端著兩杯熱茶回來了,小銘也只得閉嘴。
  「來吧兩位,趁熱喝吧!」
  小姿邊說邊把熱茶遞給二人。
  兩人向小姿道謝后便開始呷著熱茶,而在他們品茶時小姿也跟他們聊起我在公司的情況,我聽到這里意識又再度模糊起來,可能是躺著的關系吧!加上酒力的影響,我漸漸睡著了…然后我也不知睡了多久,我在蒙眬中聽到一些奇怪的聲音,那些聲音像是男人的粗重呼吸聲,還有女人的輕聲呻吟聲…簡而言之,這些聲音就是A片里男女交歡的聲音…誰在客廳播A片呢?我艱難的睜開雙眼想看個究竟…我的媽呀!不看猶自可,一看清眼前的景像卻教我如遭雷殛!先不說整個客廳如遭受風暴一樣變得亂七八糟,最觸目驚心的還是在我躺著的沙發旁,小姿和小銘小滔三人俱已脫得一絲不掛全身赤裸的糾纏在一起,小銘他從后把小姿摟在懷里,雙手則從后面伸到小姿胸前,貪婪地玩弄著她那雙36D巨乳,而小滔則把臉埋在小姿那雙玉腿之間,看來他正在舔弄著小姿的陰戶…而被兩人夾在中間淫弄著的小姿表情看來十分迷糊,不…與其說是迷糊,還不如說是享受…只見小姿她竟然不時把頭后仰和小銘舌吻起來…媽的…你老公我就躺在你旁邊啊…我無法再看下去了,無論頭多痛四肢多么無力我也要撐著起來痛扁這兩個家伙,他們肯定是早有預謀的!待會我將他們兩人的卵蛋踼爆再來質問他們那來的狗膽做這回事。
  可是我這時才發現我完全動不了…別說撐起身子…甚至連一個指頭也都動不了…想開聲喝止他們也完全不行…我感到就像鬼壓床一樣,明明聽得見看得見,卻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哈哈!小滔你舔鮑魚的功夫真厲害,剛才這騷貨還嚷著不要不要的,但一給你舔了幾下鮑魚就立刻進入狀態了,你看她爽得連老公就在身邊都忘了,還要跟我親嘴?!剮∶蛋氈泐┝宋乙謊?,媽的!你這王八蛋看不見我正張開眼睛瞪著你們嗎?但他怎么完全視若無睹?
  「哇!這騷貨的水真多…咳咳…當然啦小銘!老子玩女人的技巧有誰人可及得上!先此聲明,這個女人是我的舌功讓她發浪的,要讓我先上,小銘你就暫時跟她上面那個口玩玩吧!」小滔說完又重新把臉埋進小姿雙腿之間那片小黑森林賣力的舔弄著…「嘿!你喜歡操屄我倒不跟你爭,剛才跟這騷貨舌吻她把我嘴里都舔了一片,我就知道她一定很會吃雞巴,所以她的屄讓你先玩也無妨,反正我更有興趣要她替我吸,嫂子,你說好不好?」小銘淫笑著詢問小姿,但他根本沒給小姿回答的機會,只因他又重新吻上了小姿的嫩唇,使她再也說不出話來…這時的我依然沒有放棄掙扎,但還是徒勞無功,我繼續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只有眼睜睜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但最叫我不解的是小姿怎么就這么容易跟兩個素未謀面的人搞上?還要完全無視我這個躺在旁邊的老公?難道小姿她淫蕩的程度已經遠超我的想像?
  「好啦嫂子,我們親夠嘴了,現在輪到我老二跟你親親了…」小銘說罷便站了起來,他那根憤怒挺立著的肉棒便展示在小姿面前…他媽的…他那根東西的呎吋也認真不算小,目測至小超過十吋長,加上炮身上浮凸著錯綜復雜的血管,還有頂端閃亮著兇光的暗紫色龜頭,使這根兇器更顯猙獰…但眼神迷糊的小姿卻像見到棒棒糖的小女孩一樣舔了舔咀唇,然后吐出了小香舌舔掉了龜頭頂端那些從馬眼分泌出來的透明粘液,再沿著炮身一直往下舔,再輪流吸吮了小銘那兩顆睪丸,最后一直慢慢的舔回龜頭,然后像品嘗什么美食般不斷的舔著…「嗄…好了…替你舔了這么久鮑魚現在輪到我爽了…不,被我的大家伙干進來你也會很爽吧…哈哈…」或者是看見小銘被小姿舔雞巴舔得那么舒服因而心有不甘,小滔不再替小姿舔鮑魚而改為把她整個人仰臥在地上,再分開她雙腿猛力往前一挺,他那根不比小銘遜色的粗壯陽具便進入了小姿的陰戶里…接著小滔就像裝了馬達一般前后擺動屁股,快速的抽插著小姿的淫屄…「不…不要…在這里…我老公在這里…好大…不行了…啊…」被小滔粗暴地奸淫著的小姿居然回復了一點意識,至少她還知道我躺在這里,但氣喘如牛的小滔又那會理會小姿這個無力且無意義的抗議,他只管繼續奮力抽插小姿的淫屄,連我也聽到那「嘖嘖嘖」的操屄聲,同時他雙手也狠狠的抓著小姿那雙巨乳,雪白的乳肉都在他的指縫間給擠了出來。
  「嫂子…你可別忘了還有我這一根啊…把嘴堵住就不怕會吵醒昭哥了吧…」不甘被冷落的小銘邊說邊把他那根油亮亮的紫黑色大肉棒湊近小姿嘴邊…輕聲呻吟著的小姿意亂情迷的看著小銘那根猙獰的巨根…然后又看了我一眼…接著她竟然閉起眼睛張嘴把那根東西一口氣含了進去再點頭吞吐著…只見她吸的兩邊臉頰都凹陷了…就這樣我心愛的妻子上下兩個口都被人用了,而且我這個丈夫就在旁邊看著這一切,但我卻不知怎的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只能眼怔怔的看著這淫穢的3P場景,我忽然想起島國很多A片經常出現這種情節,但我真的想不到這種事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哇…這個女人的屄好緊…難道昭哥都沒有好好玩他的老婆嗎?不行了…我要來了…」小滔看來就要爆發了…
  「喂!你這小子別泄在里面??!你的子孫把嫂子的屄都灌滿的話我要怎么用???」小銘向小滔吆喝道。
  「那我要射在那里才好…?」
  「射她嘴里吧!我們換位好了,現在也該輪到我用用她的小屄了…」接著二人便調換了位置…小銘毫不客氣的把肉棒插進了小姿那被奸得淫水四濺的小屄,而小滔也亢奮的抓著小姿的頭,用小姿的小嘴快速地套弄自己的肉棒,而被瘋狂蹂躪的小姿只能發出「唔唔喔」的悶哼聲…「來了…來了…啊…」
  瀕臨爆發的小滔在小姿嘴里沒套弄幾下便泄精了…他喘著氣把軟掉的肉棒從小姿嘴里抽出來的同時,一大泡濃稠的白濁液體也從小姿嘴里冒出來…只見小姿低下頭想吐出嘴里的穢液,但突然她又被小銘抓著頭發令她仰著臉,然后小銘把肉棒對著小姿的臉套弄了幾下,在小銘一聲怪叫之后白糊糊的精液便把小姿的臉蛋變得一塌糊涂…兩人發泄完獸欲之后坐在地上喘息著,而小姿更是脫力似的躺在地上,她嘴里的白濁液體這時才從嘴角流敞到地板上…這時我的意識又再度混濁起來,然后到我回過神來時我終于再能動了,但同時我發現剛才如遭受風暴吹襲的客廳竟然回復正常了,就像完全沒有事發生過一樣…這么說的話剛才一切都是夢嗎?不過是夢的話也太逼真了吧…但小姿又在那里呢?要驗證剛才的事是不是真實的話,最好的方法還是觀察一下小姿有沒有異狀,但放眼整個客廳也不見她,她是回房睡覺了嗎?
  這時我突然聽見浴室傳來了一些怪聲,我走近浴室,發現門虛掩著,而浴室里面傳出了小姿的悶哼聲…就是那種她想呻吟但嘴卻不知被什么堵著的聲音…浴室里面究竟發生了什么事…?
  「含住它!剛才你都含過了!快!」
  這把突然出現的男聲使我如墮冰窖!接著又傳來了另一把念著「好爽…好緊…騷貨…」的低沉男聲,他媽的!原來剛才的事都是真的!小銘和小滔兩個淫賊居然還沒舍得離去,還要肆無忌憚的在浴室里再多奸一次我老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