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3d试机号金码今天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殘燈劍影
殘燈劍影

3d试机号开机号近10期信息:殘燈劍影

西元一四零二年,南京城火光通天。

  這一天,燕王率領大軍,藉清君側之名攻下了南京城。城內哀鴻遍野,殺聲震天。

  皇帝的守軍抵不過燕王軍的第一波攻勢,紛紛向皇宮內退避。

  一向華麗熱鬧的秦淮河也泄成一片血紅,卻不知是火光所致亦或鮮血所致。

  整齊嚴肅的軍隊排立在皇宮的第一進大廳之外,與外頭四處流竄的皇城禁軍與民眾有著十分強烈的對比。

  隊伍的最前頭,正面對的象徵大明皇室宮殿之前,燕王騎著一匹帶著華麗佩飾的駿馬,默默的看著皇宮。

  燕王嘆氣道∶「倘若不是天命教,又怎會演變致如此地步。唉!癡兒,何苦至此?!寡嗤蹙母繃?,名為柳通,乃燕王的心腹,問道∶「王爺,是否?」皇城已然沒有任何的?;?,最後一支的兵力退入了宮殿之內,若不攻下皇城勢難解決問題。

  燕王虎目中閃爍著精芒,說道∶「柳通,我這麼做是否是正確的?」柳通忙道∶「昏君在位,又加以奸臣掌政,正是民不聊生之局,王爺替天行道何錯之有?」燕王苦笑道∶「方孝儒是奸臣麼?若是鬼王仍在,他或許能夠制止我這大逆不道的行為?!沽ㄉ釓卵嗤跤辛順僖?,會影響大局發展,連忙道∶「依屬下之見,若不在最短時刻攻下皇城,讓齊泰等人挾建文皇帝跑了,只怕有變?!寡嗤醯納袂橥槐?,以冷靜至極的聲音道∶「你以為我不明白這一點麼?給我殺,皇城內一個人都不要留?!顧偵斷鋁酥鍔繃?,柳通大喜,下令道∶「所有行伍聽著,燕王有令,皇城內殺無赦?!怪誥淙揮α?,舉起武器,殺入皇城之內。

  這一天,就是歷史上極為有名的「靖難之變」

  燕王的軍隊雖然訓練有素,但長期隨著燕王南征北討思家既久,年輕力壯者更因生理上久無需求,早便按奈不住。

  沖入皇宮之內,處處可見強暴凌辱不及逃出宮女的士兵。

  燕王雖然一向軍令嚴格,卻也制止不了這種行為,只因自古以來破城之時皆是如此。但是,亂軍之中,唯有一個小隊的隊伍始終保持著最整齊的隊形,行動迅速的找尋皇帝的身影。

  小隊的帶頭者是個雄偉非凡的青年,手中持著一柄透體生寒,在黑暗中依然發出淡淡銀光的寶刀。

  小隊方經過大成殿要轉入另一邊的宮殿之時,轉角處奔出一名全身赤裸,釵橫發亂的宮女。宮女閃躲不及撞在帶頭的青年身上,青年與軟玉溫香撞個滿懷,忙身手將宮女扶起,說道∶「別怕,我不會對你怎麼樣的?!構嗦愕慕殼嫌兇徘嘁豢?、紫一塊的瘀血,顯然是抗拒強暴時遭受的毆打??吹某隼垂薔毆?,以至於啼哭不止。

  呼喝聲由遠而近,轉角處又奔出了幾名衣衫不整的士兵,看著青年道∶「好啊,原來她在你這,快將她交給我們。剛剛干到一半竟讓她給跑了,老子正在興頭上呢1!」青年虎目中射出充滿怒意的光芒,沉聲道∶「你們竟干的出如此獸行,不覺得恥辱麼?」士兵怒道∶「姓戚的,你別裝清高了,莫非你是想將她獨占?」青年正是投入燕王麾下的快刀-戚長征,這幾年的時間隨燕王轉戰南北,立下不少軍功,驍勇善戰的他早在軍中成名。

  戚長征怒道∶「不想死的就快滾,否則莫怪戚某刀下不留情?!故殖痔轂Φ?,神態威猛至極。幾名干下獸行的士兵看了渾身發抖,他們也知道戚長征的厲害,決不敢捋虎須。

  幾人留下狠話,憤憤不平的走了。戚長征解下外袍,披在宮女的身上,柔聲道∶「放心,不會有人再欺負你了?!棺邢敢豢茨槍鈉奈曛?,年紀看來雖小,卻已有了玲瓏浮凸的身材,也難怪會引來如狼似虎的饑渴士兵。

  戚長征將她交給了身後的部下,擎起寶刀說道∶「我們一定要第一個找到皇帝,這功勞是屬於我們的?!共肯碌氖勘芩榔行?,也紛紛舉起手中兵器。

  ???皇宮內的守軍完全不是燕王軍的對手,破城至今才過兩個時辰,皇宮內早是尸橫遍野。

  到處都是皇軍的尸體,主殿之上有一處樓閣,一個擁有絕世姿色的美人正衣衫不整的逃避士兵對她的侵犯。

  好不容易找到個空隙可以逃出高閣,美女正要逃出之時門口卻被一個高大的黑影擋住。

  黑影笑道∶「陳貴妃,我便猜你會在這個地方?!估湊噠橇?,當眾人都在凌辱宮女之時,只有他先行派了部下前往樓閣之內,只因他知道皇城內最有價值的人除了皇帝以外便是眼前的這位名列江湖十大美人之一,身具傾國傾城之姿的陳貴妃了。

  當年陳貴妃心灰意冷想要遁入空門,卻又怕楞嚴苦苦追尋,一時想不到藏身之處,心念中第一個想到的便是自己最為熟悉的皇城,便襯混亂之時回到城內,躲在這個只有朱元璋與她知道的小閣之內。

  陳貴妃被柳通一把抓住,動彈不得,哀聲問道∶「為什麼你們會知道這個地方?這里應是皇宮內最隱密的地方了?!沽ㄐΦ饋謾敢ゴ蚧食怯性蹌懿喚食塹乃泄乖煅芯殼宄?,就連皇宮內哪里有老鼠洞都逃不過我柳通的眼睛?!剮忠Φ饋謾副糾詞竅肟純唇ㄎ幕實凼欠裨謖飧魴「籩?,不料卻發現了你這個尤物,看來老天對我柳通仍是不薄?!鉤掠裾嬤雷約閡煙硬還恍呷璧拿?,眼神中盡是驚恐。

  柳通淫笑聲中把陳玉真按在桌上,大手在她美麗無暇的桐體上游走,陳玉真淚流滿面,想要咬舌自盡。

  柳通道∶「怎麼能就這麼簡單的讓你死去呢,老子還沒快樂呢?!寡訃駁牡懔順鹿簀復ρǖ?,右手將她身上衣物一扯。

  本來便殘缺不全的衣服,一扯之下盡數褪去,柳通看著她那如白玉凝脂的嬌軀,笑道∶「誰說只有皇帝可以玩你,如今老子不也成了皇帝?」說罷魔手便摸向陳玉真豐挺的雙峰,不停的搓揉,手指并按在如綻放鮮花的蓓蕾之上輕輕的觸摸。

  陳貴妃檀口嬌吟一聲,雖然心里面百萬分不愿意,但是身體卻無法由自己控制,在柳通的刺激之下身體漸漸熱了起來。

  粉紅色的乳頭已然挺立,渾圓雙峰更是蓋上一層淡淡的粉紅色。陳玉真嬌喘漸盛,原來柳通的手已經走到她的私處。

  柳通似乎是此道高手,手指的動作靈活刁鉆,一重又一重的快感不停的襲擊陳玉真的腦門,愛液橫流。陳玉真口中已經說著連自己也不知道的話,雖然呻吟聲不斷,但總還是守著靈臺的一點清明。她不停的告訴自己不可以屈服於淫威之下,但心底深處卻隱隱約約的希望那話兒能夠深入自己的身體,已慰藉許久未嘗人事的身軀。

  白藕一般的臂膀不自覺的便圈上了柳通的頸子,柳通低頭吸允那只有皇帝嘗過的蓓蕾,舌尖靈活的刺激陳玉真的敏感地帶。貴妃終於低頭,她已抵不過欲念的侵蝕,脫口而出∶「好哥哥,拜托你給我吧?!掛瘓淥貅嵋膊幌胨黨齙幕?。

  在這一刻,她拋開了矜持,由貴妃轉化為浪女,她不管能夠滿足她的是什麼人,只求那一份快感。

  柳通抱著她沒有一絲脂肪的小腹,讓她跨在自己的腿間,陳玉真眼中取而代之的是火熱的欲念,柳通笑道∶「沒想到你也是狂野的女人麼。哈哈,老子的技術比之老皇帝如何???」陳玉真紅唇牢牢的印在柳通的嘴上,給他了一個既熱情又明顯不過的答案。

  面對如此玉人,柳通胯下陽物哪還按奈的住,早便高舉不已。

  柳通哈哈笑道∶「美人兒,就幫我的小兄弟伺候一下吧?!顧酒鶘砝?,解下褲子露出巨大的陽物。

  見到如此巨物有若昂首蛟龍般的立在自己面前,陳玉真臉上撲紅了起來,低低應了聲是,嬌羞不已的用纖纖素手捧起柳通的那話兒。柳通感受到她素手柔若無骨的觸感,腦中一緊,差點便射了出來。

  陳玉真微張檀口將陽物納入口中,一進一出的吸送著。且可微微聽到陳玉真口中所發出的微妙呻吟聲。

  吟聲浪語,小閣之內登時一室皆春。

  高樓小閣外依然殺聲震天,城內四處是縱火所發的火光。而閣樓內柳通與陳玉真的活塞運動正進行到最高點。

  「啊啊啊,再深一點,好哥哥,玉真求你了?!鉤鹿簀俑叱鋇閔胍魃山瓶奩陌?,更加又發了柳通的情欲,正要縮緊下身,加強力道時,小閣外窗戶傳來一聲清楚明白的嘆息聲。

  「唉,好不容易爬了這麼高,卻是見到這樣的場面,上天究竟是虧待我呢還是眷顧我呢?」柳通一驚,精關不固,便全射了出來,陳玉真感覺到子宮內充滿了灼熱的精液,伏在桌上嬌喘連連。

  柳通連忙將那話兒由陳玉真的密洞內抽出,來不及穿衣,狂喝道∶「來者何人?」「本來是來找尋皇帝的,卻看到貴妃在偷漢子,朱元璋地下有之怕會氣的再死一次。哈哈!」柳通大怒,來者顯然不將他放在眼里,聚掌一轟,精雕玉琢的窗子即應聲而破。在一旁的陳貴妃受破窗所吹出的冷風影響,渾身一震,由欲念中醒了過來,赫然發覺自己下身愛液橫流,全身是汗。想起自己不守貞節的一面陳玉真不禁伏在桌上嗚嗚的哭了起來。

  「咦!想是偷漢子被發現了難過的無地自容所以哭了?」方才柳通那掌對窗外人絲毫沒有影響。

  柳通心下一驚,心知來的必是高手,忙穿上衣服嚴陣以待。柳通道∶「到底是哪路英雄好漢,何不現身一見?」窗外那人道∶「不了,我不想見到你縱欲後的表情,那禽獸般的樣子會讓小弟今夜睡不著呢?!乖俅問艿郊シ?,柳通再忍受不住,自破窗探頭出去喝道∶「到底是誰?」他還未看清來者之時,已被一招輕如棉絮,卻又內勁十足的棉掌拍在腦門頂上。

  波的一聲,柳通腦門碎裂,連慘叫也沒有發出便從高樓上 了下去。

  陳玉真雖不是第一次見到死人,卻也被柳通的死狀嚇的呆了。一時停止了哭泣。

  「嚇到你了,陳貴妃!方才的話真對不起,那只是為了引這淫賊出來受死,你千萬別放心上。風很冷,快些找件衣服披上吧?!刮氯嵯噯暗納羧貿掠裾娓芯趿艘凰課屢?,找了件衣服披上,對著窗外說∶「多謝大俠相救,不知大俠名號為何,玉真來日定涌泉以報?!勾巴餿次匏亢粱賾?,原來那人已不知所蹤。就憑這隨意在高閣上來去自如的輕功便可斷定此人定是高手。

  話說建文皇帝允文在齊泰等臣子的陪同下由密道自皇城的後方出城,看著燒的火紅耀眼的京城,允文流淚道∶「為什麼我會遭受到這種下場?!勾聳彼不故歉鍪甑暮⒆?,雖是遭人控制,但是卻也還有自己的心智。

  齊泰道∶「皇上,咱們定要逃出京城,他日圖求中興??!」其他的臣子也隨道∶「是啊,皇上,他日定要殺燕賊以回今日這筆帳啊?!掛蝗喝松形刺映齔輕崾髁?,就聽到一道輕亮的聲音道∶「料定了你會走這條路,皇城內就屬這條密道最是隱密,呵!當日老?所教竟在此派上用場了?!夠實鄣熱碩枷諾么裊?,眼前一隊昂藏的偉丈夫,正目露兇光的擋著他們的去路。

  當頭者正是戚長征,他了準了皇帝會自這條小道出奔逃難,於是便帶隊在此處守株待兔,果然一發中地。允 嚇的渾身發抖,顫聲道∶「大┅┅大┅┅大膽逆賊,你可知道這是殺頭之罪?」戚長征仰天打個哈哈,忽然凝視著允 ,眼中精芒暴盛,一字一句的說道∶「天命教的人都是殺無赦。唯獨你,要看燕王怎麼處置。哼,除了皇帝外的人都殺了?!顧婊實厶映齙鬧畛即蟛渴翹烀痰娜?,此刻皆嚇的發抖,兩腿不聽使喚,不知該如何是好。

  殺伐聲起,不二時便是血濺四處,斷肢橫飛。

  眼見一眾奸臣將被殺盡,戚長征伸手向允 抓來,說道∶「跟我見燕王!」允文大叫一聲回頭便跑。

  碰!

  允文撞在一個厚實的胸膛之上,那人道∶「哈!小皇帝,終於找到你了?!估湊弒閌欠講瘧閔繃肆ǖ母呤?,見他迅疾片刻便將皇城內秘密地點搜查的一清二楚,且城內皆是燕王軍隊,他依然能夠來去自如。

  戚長征怒喝道∶「什麼人物!阻止老戚抓人一律殺無赦?!埂縛斕鍍莩ふ鞴蝗繽乓話愕男愿窕鵒冶┰?,呵,爹隱居雖久,對於江湖上的事情卻還是一清二楚。他果然沒有騙我?!鼓僑艘話呀?拉到身後,用身軀護住了他。戚長征很明顯的看出來者也是要抓皇帝的人,暴喝一聲,運起先天刀氣劈向來者。

  「好烈的一刀,就憑你現在這刀的造詣恐怕已經超越了封寒吧!」戚長征自歸入燕王軍以來,不停的在刀道上求進步,眼下的快刀比之以前可是脫胎換骨。

  戚長征見他不慌不忙的應付了自己的這一刀,還有時間品頭論足,對來者的戒備心更深一層。天兵刀精芒閃爍,刀氣已籠罩了那人的方圓數尺,那人呵呵一笑,雙手畫了個奇怪的姿勢,眼見便要砍到對方頭上的刀,卻平白無故的移了數尺,一刀劈在空處。

  戚長征大吃一驚,這在他臨敵經驗中是從未有過的事。

  他突覺壓力奇重,來者一聲∶「小心了!」

  灼熱無比的真氣灌上掌上,排天倒海的壓向戚長征!

  殘燈劍影(2)

  戚長征大吃一驚,這一掌的攻勢絕不下於任何一個黑榜高手,但覺四周熱浪滔滔,已被灼熱無比的真氣席卷。

  戚長征退刀凝守中宮,鼓盡全力硬受了這一掌,豈料來勢強烈的超乎想像,他又狼狼倉倉的退了幾步方才穩住身形。

  此時戚長征手下部隊已拿火把將建文皇帝及戚長征團團圍住?;鴯庹找濾偵犢辭宄蘇飧鏨衩馗呤值拿嬡?。

  一個身著墨綠色黑邊線長衫,身材堪堪可與戚長征比高,面貌俊秀非凡的少年,微笑看著戚長征。他點漆般的雙目有若黑夜寒星,明亮不已,堅定無比的自信顯露在俊臉之上。

  戚長征也自他眼神之中感到極大的壓力,這種感覺只有在與鷹飛對決時曾經感受過,不料此刻卻又重現在這年輕人的身上。年輕人攤開雙手,微笑道∶「戚兄別太大火氣,我與你雖不是朋友,但絕不是敵人?;瓜M愀嚀Ч笫?,將小皇帝交給我,別這樣了結了他的性命?!蠱莩ふ骼湫Φ饋謾改閌鞘讒崛宋??眼下此刻就算是浪大叔親來,老戚也不賣他面子。軍令如山,建文皇帝我是一定要帶走的?!鼓悄昵崛撕苡蟹綞鵲男α艘恍?,說道∶「喔,在下尚未自我介紹,小弟張仲羽,見過戚兄了?!蠱莩ふ饜哪諂婀?,怎麼江湖尚有這一位高手是自己沒有聽過的,況且他面貌非凡,定會像風行烈般成為武林中的彗星,但是他卻是個名不見經傳的人物。

  張仲羽笑道∶「戚兄不必疑惑,小弟沒沒無聞,不認識在下是自然的事?!蠱莩ふ骱岬抖?,散出森森刀氣,道∶「老戚好話不說第二遍,建文皇帝交給我,否則莫怪老戚刀下不留情?!拐胖儆鵒成閑θ菹?,說道∶「說不得,非得動手不可?」戚長征一抖結實的臂膀,怒笑道∶「老戚自出娘胎以來便不怕打架,動手吧小子?!拐胖儆鹛鏡饋謾鈣菪鐘⑿哿說?,在下實在不希望跟你動手?!棺笫只ぴ?,右手呼的一拳擊出,勁風帶起吹得數枝火把熄滅,四周登時暗了下來。

  戚長征心中一凜,以為張仲羽要趁暗逃逸,正要運刀出擊。

  拳風揚面,張仲羽不知道用的什麼招數,正拳在戚長征面前凝空,忽地五指彈開,纖美盈白的長指彈出五縷指風。戚長征連忙後仰一避,口中喝道∶「好功夫!」左手撐地,天兵刀電掣般的掠出。

  後方戚長征部下同時運刀上前夾擊,張仲羽哈哈一笑,左右手分別畫了正反數個圓,弧形勁道運使之下竟將後者的刀運到了戚長征天兵寶刀之上。

  「鏘!」金鐵交擊聲響起,戚長征看的分明,這便是張仲羽方才使他一刀落空的手法。

  尋常刀械怎敵神兵鋒利,兩方一交鋒,天兵刀立時將士兵手中的大刀絞的粉碎。

  張仲羽說道∶「讓開一條路,我并不想傷及無辜?!蠱莩ふ髦雷約號鏨系氖瞧繳蟮?,當下并不搶攻,只是凝神以待。神妙的招式又起,幾個掄刀沖向張仲羽的士兵都被他手中或正或反,或直或斜大小不同的圓圈圈的東倒西歪。

  他收勢一個金雞獨立,姿態美妙至極。不管張仲羽如何轉動身子,始終是將允 護在身後。

  戚長征大驚道∶「這是什麼功夫!」張仲羽獨立微笑,彷佛一株遺世獨立的蒼松,蒼勁不群。就在眾人皆驚於張仲羽的絕世功夫之時,狂笑聲揚起。戚長征虎目透出神光,釘住獵物般的看著張仲羽,說道∶「有意思,還有什麼功夫盡管使出來,越是厲害的對手,打起架來才更有趣味?!雇比砉α舸?,刀氣與內力互相激蕩在身旁形成不弱的氣旋,呼呼數聲已有幾支火把被氣流吹熄。

  張仲羽知道戚長征終於要使出實力,臉上雖然微笑自若,心中卻也是深自戒備。

  一把將允文拉到身後,以內力傳音道∶「小皇帝,等會不想死的就別離開我的背後一步,知道麼?」允文點了點頭。張仲羽滿意的道∶「很好!」一挺胸膛,雙手骨骼劈叭連響,整個人立時呈現另一種不同的氣勢。戚長征聚氣已畢,喝道∶「留神了?!估桌鞣縲械牡妒拼乓獍偕獵謨鏌舴鉸涫迸蛘胖儆?,這一刀罩了張仲羽所有可能的退路,戚長征料想他的輕功不錯,若是沒有按下這刀的打算定會急驅後退,那便會落入戚長征的圈套之中。

  張仲羽卻不如戚長征所料後退,他冷笑一聲後雙足急撐,竄向戚長征。

  戚長征見他不退反進,心下暗笑∶「這你不是自循死路!」在手上又加了三分力道。天兵刀就如從空中消失一般,但刀氣冷冷卻依然明白的刺在張仲羽的臉上。

  忽然,張仲羽幻化出無數個身影,以及近似不可能的速度在看不見的刀影中急閃,先是閃開劈向頭頂的一刀,之後右手化了一個小圈將另一砍向右側的刀勁巧妙的卸到一邊。

  戚長征睜大雙眼,以他目前以超越當年封寒的刀道造詣,要如此不差分厘的避過所有的攻勢,當今世上除了以破碎虛空的龐斑,浪翻云,及已練成道心種魔的韓柏外,就連風行烈也沒有可能辦到。

  身影連閃,張仲羽嘿的一聲欺進戚長征胸前,一拳擊出。

  四周的空間彷佛被張仲羽這一拳抽盡,先是螺旋型的氣流暴射而出,後是拳速斗增。

  在兩大高手的全力對決當中內力牽扯出的氣勁讓功力較弱的旁人就連要站立也是頗難。戚長征一頭長發向旁而飄,原來他看出拳勢險惡,若是不閃則非死極傷。

  鼓盡全身的力量向地上一滾,同時舞刀護住頭臉。張仲羽咦的一聲,彷佛不相信戚長征可以躲過這一拳。

  碰!

  這拳擊在戚長征背後的樹上,枝葉搖晃了幾下,隨後枝干碎裂之聲不絕,整株樹後平移數尺而後斷落地面。斷口內樹脈碎成無數小節,戚長征終於看出個名堂,脫口道∶「這是七傷拳?!」張仲羽并不答話,回身翻起左掌向戚長征拍去,戚長征只覺得灼熱無比的氣勁再度迎面而來,忙掄刀搶上。

  天兵刀準確無比的指到張仲羽拍向他胸口的一掌,止住了這一招。戚長征笑道∶「你究竟是何方高手,為什麼老戚從來沒有見過你一面?」張仲羽雙掌翩翩飛舞,彷佛柔弱無物,十指所到皆是戚長征身上氣門所在。

  張仲羽道∶「但在下卻早聽過快刀戚長征的大名,數年前長街一戰甚是有名?!拐憑⑼蝗揮尚槲拮罩?,自停滯化為神速,流星般的化向對手。

  這招的精妙絕倫就連見慣戰陣的戚長征也要大開眼界,鼓起了強橫斗志,高舉起天兵刀,將全身力道聚集於刀尖。寶刀勁發出隱隱神光,在急速與寂靜的對峙中,戚長征大喝一聲,天兵刀劈出。

  有若半空想起的乾雷,又彷佛黑暗的原野上一道撕裂天際的閃電劈下,就連空氣也被劈開。

  張仲羽的手掌若被砍中定是不保,電光石火間,他左掌微微畫了一個小弧,硬是錯開了利可斷金的刀鋒。緊接著手掌貫下內力,掌緣橫擊在刀背之上。

  橫擊力道極大,戚長征竟自拿捏不住刀柄,向外飛開。

  張仲羽見機不可失,在那毫厘的縫隙間遞出一掌印在戚長征胸前。

  他內力一吐,戚長征只覺前所未有的怪力打在胸前,眼睛一暗,喉頭一甜,吐血而退。一旁所有士兵連忙圍起張仲羽,但戚長征已傷,破綻便明白的顯露出來。

  張仲羽拉著建文皇帝向缺口一躍,允文只覺得向鳥一斑的騰空飛起便越過了士兵的頭頂,幾個起落消失在黑暗的森林之中。

  一年後,燕王棣統一天下,將各地的亂事平定及位為帝,年號永樂。

  朱棣果然有太祖遺風,治事嚴謹,賞罰分明,很快的天下便又趨於平靜。

  南京城內某處幽靜的地方,新遷進了兩戶人家。一戶是三進的豪華宅院,另一戶緊鄰著大宅之旁,卻更是富麗堂皇,雕欄玉砌的建筑令人望眼生輝。豪華宅院的大門口掛著一塊黑木襄金的大匾,上頭寫著大大的兩個字-韓府,一旁的署名則是朱棣。

  赫然便是當今皇帝親筆寫的匾額。在韓府的一旁有著一間不大的小 ,同樣掛的黑木襄金的匾額,上頭寫著左家酒 ,自然也是出自皇帝的手筆。這里自然便是韓柏的府第,朱棣當上皇帝後便替韓柏及?良極這對好兄弟在南京城內蓋了碩大的宅院并下了皇詔,定要這兩位他的恩人遷入此地。

  韓柏當是高興不已,便與諸位夫人舉家遷進了南京城。而范良極也收起空空之手,與云清在韓府旁安享天年。

  一日,韓柏起了個大早,正在府第內漫步而行,走廊上迎面而來的是韓柏收為妾的翠碧。

  翠碧見了韓柏甜甜一笑,問道∶「相公,夜月小姐可起床了?」她還是不能將奴婢的習慣改過,依然稱呼虛夜月為小姐。

  韓柏摟著他的蠻腰笑道∶「我的乖乖小翠碧,先香一個再說?!怪刂氐奈橇舜潯痰姆奐?。

  翠碧粉臉通紅不依道∶「相公不要這樣,才一大早,人家還要服侍夜月小姐呢?!購毓笮Α謾岡露蟯硤?,現在還在睡呢。不如你跟我來一次?」韓柏經過了風風浪浪終於魔種大成,武功也已漸漸進入隨心所欲,由意收發的境界。

  就連不懂武功的翠碧也能感覺到他魔種跳動活躍的生命力。

  聽了他調情的話,翠碧嚇的連忙掙脫他的懷抱,說道∶「我要先服侍小姐去了?!購毓笮?,問道∶「詩姐呢?」翠碧答道∶「詩姐正在酒 里準備今天要賣的酒,還有給范大哥的份?!顧蛋脹芬膊換?,逃命似的往虛夜月的房間去了。

  韓柏心想∶「現在天色還這麼早,諸位姊姊想必也還未起床,不如先找詩姐親熱一番吧?!瓜氳醬舜?,他又是興致勃勃,絲毫不受昨夜與虛夜月覆雨翻云的影響。

  當下一溜煙的跑到酒 之內,乓的打開了門。

  正在酒肆內的左詩嚇了一跳,正在舀酒的杓子掉落地面,一見是韓柏,便嗔道∶「小柏怎地這麼粗魯,要是害詩姐打翻了酒那可怎麼辦?!購匾話馴鹱笫?,重重的吻了她一下,說道∶「詩姐這麼辛苦,唉,若不是詩姐每日的辛勞,這里的人們怎會有天下極品的清溪流泉可以喝呢?!棺笫澈斕饋謾剛嬋韉媚隳芩黨穌庵只襖?,還不快將我放下來?!顧緩睪岜?,裙內的美腿顯露無遺。韓柏嘻嘻賊笑道∶「那麼讓小柏來慰勞姊姊吧?!棺笫惺艿剿е智看蟮奈?,嚶的一聲將俏臉埋入他的懷里,嬌嗔道∶「人家還有正事要作呢,別一早便想要那件事?!購卣饋謾剛獠灰彩欽輪??還是詩姐你不喜歡作那件事了?」左詩答也不是拒絕也不是,身體又被韓柏強烈的男子氣息勾起了情欲,渾身發燙。

  她秀發拂在韓柏臉上,陣陣發香與她朝夕釀酒所產生的酒香構成了一種不可言諭的味道。

  韓柏大大的吸了一口,贊道∶「詩姐的身體真香,這種香味比月兒或是霜兒身上的氣息絕不遜色呢?;蛐碚庥質橇硪恢摯梢栽黿夷е值睦??!棺笫煤賾衷諑宜?,但這也是給他了一個很好的藉口,俏臉通紅的對韓柏道∶「只能來一次知道嗎?我還要將給?大哥的酒裝入酒壺內呢?!購鼗逗粢簧?,也不脫左詩的衣服便在她嬌軀上狂吻亂摸,他十分熟悉左詩與其他諸女身上的敏感帶,事已不片刻便將左詩弄得嬌喘吁吁,淫聲浪語自口中傳出。

  殘燈劍影(3)

  左詩輕輕的褪去了自己上身的衣服,美白如玉的美乳渾圓飽滿不因生過兩個小孩而下垂。

  蓓蕾更是帶著少女般的潤紅色,韓柏看的色心大動,飛吻雨點般的落在左詩的胸上。

  「啊啊啊,柏弟弟別這麼粗魯,讓姊姊來為你服侍好嗎?」韓柏將左詩放了下來,從背後抱著她半裸的嬌軀,沒有一絲贅肉的腰際是那麼的滑膩如膏。

  韓柏吻上她的頸子後側,左詩渾身一抖,身子燙的不得了,因為韓柏的怪手正在她的奶子前不停的搓揉,上下其手??旄諧逕狹俗笫哪悅?,一向明亮的美目中如今充滿的是性愛的迷蒙。

  左詩臉紅嬌喘道∶「柏弟弟,詩姐愛死你了。你這樣會讓人家一天不能沒有你,這可怎麼辦才好?」韓柏笑道∶「這個易辦,讓為夫的每天都跟你云雨巫山一次,那便好了?!棺笫硤逡桓齔櫬?,秀發飛也似的揚起,春心蕩漾媚眼如絲的笑道∶「若是讓我一人獨占了你,只怕諸位姊妹會向我抗議吧。何況你的要求如此頻繁,就詩姐一人怕會吃不消呢?!勾聳焙氐哪忠焉釗肷邪乓律賴乃醬?,隔著衣衫在左詩的私處畫著圓,一個一個不停。

  左詩下面早已濕透,浪水泊泊直流出來,韓柏將沾滿了浪水的手指伸到左詩面前,說道∶「詩姐已經濕成這樣子了?!棺笫懇饕簧?,嗔道∶「別這樣欺負人家?!?br />
  微微離開了韓柏的懷抱,溫柔極已的替韓柏寬衣,那柔順可人的樣子足以讓天下間所有的男人為她而死。

  韓柏雄偉無比的陽具彈出在左詩面前,差點便碰到了她的俏臉,左詩笑道∶「柏郎的這話兒好像一天比一天大呢,這下去大家可都會吃不消呢?!棺笫扔盟男∠閔嘞敵牡腦諍氐難艟呱咸蝮?,每一處無不恰到好處。這是她為人婦的智慧,她明白的知道丈夫在行房時所喜歡及所需要的是什麼。

  韓柏的魔種在體內翻騰,他的魔種已經大成,身上所擁有對於女性的吸引力更是以前的數倍以上。

  他微笑的看著這個柔情似水的美女滿是愛意的替他服侍著,想起了左詩的剛強以及藏在女性剛毅面下的那股害羞與柔情,愛她的心志滾滾而起。

  事實上韓柏對於府內眾女的愛是一無二致的,但在每次與自己心愛的女人交合時韓柏總會涌起一股與對方骨肉難分,恨不得將對方吞了的感覺。

  韓柏抓著左詩的粉臂,將她扶起,與她正對面的相看著。

  左詩看著自己的這個英偉不凡的夫君,芳心早已被他魔性的魅力弄得翻騰不已。韓柏笑道∶「每次跟詩姐作的時候總是會覺得詩姐一日比一日美了,這是否是我的錯覺呢?」左詩的臉艷紅得可比桃花,俏臉一笑∶「我也總是覺得柏弟你一日帥過一日呢!」韓柏伸手拉開左詩的裙帶,長裙滑落地上,左詩完全的在韓柏面前赤裸。韓柏總是喜歡觀賞自己諸位妻子的美麗身軀,一雙邪眼盯著左詩的成熟女體直看。

  左詩雖不是第一次,卻還是被他的目光瞧的渾身發癢,腦子里混亂一片,只想著要韓柏的陽具進入自己的身體。

  韓柏突然運氣於掌,恣意的在左詩嬌軀上游走,左詩全身包括已經濕答答一片的秘洞被他的魔掌游走過都彷佛受到無比熱情的親吻挑動。

  每一個毛孔都享受到高潮的感覺,這是他與韓柏做愛以來從來沒有感受過的感覺。

  韓柏的手指突然茲的一聲插進了她的秘洞,左詩嬌嗔一聲軟倒在桌前。

  豐滿的乳房在工作的木桌上擠壓,韓柏左手撫著她的粉背,魔氣不停的送入左詩體內,右手則不停的在他的私處及後庭抽插移動著。

  「啊,那里不要,啊啊┅┅嗯嗯嗯┅┅」左詩神智早便喪失,留下的只剩情欲的本能。

  左詩白玉般的雙手涌上了潮紅色,香汗淋漓。就在左詩星眸緊閉,嬌嬈限的時候韓柏將他胯下左詩期待已久的陽物猛的刺進了她的秘洞。

  兩人的情感在這一刻水乳交融,韓柏感受到了左詩對他無盡的愛意。

  韓柏雙手扶著她的美臀,慢慢的抽送著。左詩是正面的趴在桌上,修長玉腿被韓柏分開,洶涌的淫液流個不停。

  不停的滴上地面,整間酒 內滿是左詩的呻吟嬌喘聲音和愛液的淫靡氣味。

  左詩的淫水滴入了放在地上的酒甕之內,但左詩在韓柏的抽弄之下,早已銷魂蝕骨,哪里管得這許多。

  韓柏將她翻過來,將玉腿分開讓她跨坐在自己的腿上,陽具在他的柔穴內勃張,再度的進入了天仙般的美夢境界。

  雷擊般的快感讓左詩仰起頭來,嬌吟了一聲,小嘴熱情的封住了韓柏的嘴,靈欲交纏,韓柏與左詩真正的結合為一體。

  風雨過後,左詩替韓柏穿好了衣服,韓柏的手還是在她一絲不掛的嬌軀上搓揉,弄得方過高潮的左詩身體又熱了起來。????左詩嬌嗔不依道∶「都說只來一次了,我還要作正事。一早便干人家,害得我現在全身都無力呢?!購毓笮?,在她的玉乳上大大的香了一口,說道∶「哈哈,我看你倒是精神飽滿,剛剛的情況讓我回味無窮,讓我再愛多你一次好吧?」左詩聽他如此耳語,渾身酸軟無力,倒進了他的懷里,赤裸且玲瓏有致的身體隨呼吸微微起伏。

  韓柏大喜,正要再過巫山,酒窖的門碰碰連響,外頭傳來了?良極的聲音∶「搞什麼鬼,一早便干的天翻地覆。不開門我就要闖進去了,老子的酒蟲正癢著呢?!棺笫簧亢?,掙脫韓柏的懷抱,風一般的穿上衣服。

  范良極賊兮兮的開了門,看著韓柏,笑罵著道∶「你這只性獸,大淫棍,干什的一大早便把詩妹搞得嬌喘噓噓。莫要她今兒個不做生意了,我老?第一個找你?!棺笫律懶杪?,白皙的玉乳還有一大半露在衣服外面,她滿臉通紅的抱胸嬌嗔∶「大哥盡不說些好話,只懂得取笑詩兒。你的酒人家早就準備好了,在這兒呢!」韓柏接過那酒甕,笑道∶「唉,?老賊有幸喝到我美麗娘子釀的酒,真是三生有幸?!狗讀技話訊峁莆?,韓柏拿著甕的右手卻移了移,?良極便是一抓落了空。

  「咦?這是怎麼一回事?」

  范良極像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般的大感疑惑。要知道范良極聞名天下的乃是他那妙手空空之術,手上功夫極為了得,這一抓雖未盡全力,卻也是方位奇妙,定要手到擒來。

  怎料的韓柏笑吟吟,輕描淡寫的化開他的一抓。

  范良極雙手齊出,取的是數十種不同方位,變幻莫測,無論韓柏怎麼移動酒甕都會碰到他的手。

  韓柏哈哈一笑∶「較勁來著?那好,讓你見識韓大爺的手段?!購靨迥諛е衷俗?,內力充盈在身體之內,在范良極的無雙掌影之內,韓柏拿著酒甕移動的極為緩慢,奇怪的是卻怎也不會碰上前者的手。

  范良極越是驚奇,咦咦連聲,手上的動作又在加快。

  兩人風聲呼呼的拆了百多招,絲毫沒有結果。左詩笑道∶「柏弟跟大哥就別玩了,酒的香味都散光啦?!狗讀技釷竊諞餼葡?,聞言大驚,啪的停手。

  韓柏見他停手,也停下笑道∶「怎麼?不玩了?」范良極點起煙管,順手奪過酒甕,罵道∶「你個小賊變妖法,這定是魔種的功效??蠢次四閔砩系哪е?,我諸位妹妹們每天都極是辛苦?!冠?,是幸福才對!」韓柏連忙糾正他。

  左詩豐滿的趐胸頂在韓柏的胸膛上,玉指捏住他的鼻子,笑道∶「你別太臭屁了,哪天我叫夜月,寧芷,青霜眾姊妹聯手不理你,看你要怎麼著?」良極鼓掌叫好,韓柏失笑道∶「這也行,只要你們能忍的??!」左詩經不住韓柏親謔的調笑,嗔道∶「你這人最壞了!」范良極狂笑道∶「說的好,說的好!老范不打攪你們親熱了,我回家和素妹喝酒去也?!沽嘧啪莆?,大搖大擺的走出酒樓。

【完】